正在加载图片...

首页 > 名家轶事 > 正文
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2013-12-02 11:43:37   来源:东方早报   点击:

胡建君收藏的不少老银器都是普通人家的日用品,但却出奇得精巧有趣,并且,件件都是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。在她看来,日升月落的平凡岁月中,饱含着最大的诗意和深情。

  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  
胡建君,浙江镇海人,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,手工艺研究方向硕导。专栏作者。收藏老银饰数百件。
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  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
錾花老银小鞋子
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
挂饰珍珠龙头耳挖簪

胡建君:银饰里的流年

素银烧蓝日用器
  
  一抹沉香,一盏清茶,身着中式衣裙的女主人,拉家常般碎碎念着自己的收藏。在这素朴的现代公寓里,居然营造出一种别样的民国风情。

  这位仿佛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而来的女主人名叫胡建君,是一位大学老师,她收藏了不少民国前的老银器。

  “你知道这个是干嘛用的?”说着,她又拿出一件山西地区的老银日用器,细长的素银圆柱体上趴着一只烧蓝的青蛙,“这个青蛙扣头可以上下移动,一头推出来是耳挖,另一头推出来可以给小儿做针灸。青蛙移到正中的时候,有一个方形卡孔,轻轻一扣,就固定住了。”

  胡建君收藏的不少老银器都是普通人家的日用品,但却出奇得精巧有趣,并且,件件都是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。在她看来,日升月落的平凡岁月中,饱含着最大的诗意和深情。

  “这些老银器除了工艺价值,还有自己的典故,以及独特的收藏故事。”胡建君喜欢探寻、记录每件工艺品背后的故事,形诸文字。前两年,她还将收藏故事和藏品图片结集在一起,出版了一本名为《飞鸟与鱼——银饰里的流年》的散文集。

  “飞鸟在天鱼在水,风云有续不相违。鸟飞网角鱼升树,情以何堪说是非。”喜欢古典文学的胡建君常为自己的收藏品填词作诗。飞鸟和鱼出现在同一件银饰上,让她充满了怅然的情思。说起这本书的装帧,又有两段动人的收藏故事。

  “《飞鸟与鱼》的封面和封底本来是两个我不曾拥有的东西。”胡建君说。封面是一枚清代的老银花钱,其纹样是飞鸟与鱼。“我看到朋友的这个老银花钱,刚好可以作为我新书的封面,很想买下来。但那个藏家自己也珍爱,怎么都不肯相让。有些简单的东西却是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。好在她愿意给我图片做封面。”至于封底,则是一个玉兔图案的元代押印。“因为我属兔,借诗经中的‘有兔爰爰’作了画名。元押图案刚好是兔子捣药,旁边的月桂树和捣锤又形成一个‘胡’字。这是一只姓胡的兔子啊!不就是我自己吗?”可惜,当她看到这个印章时,已经卖给别人了,“我也很遗憾,只能拍了它的印面作为书籍封底的压脚章。”

  谁成想,图书出版后,胡建君突然接到卖家的电话,说这个印章追回来了。“有一种说法,若嗜之深,念之切,寤寐思服,也许双方会有感应,就会在一起。所以我想,是不是有一天封面的老银花钱也会归去来兮呢?”不过,胡建君并不特别执著于此,“过眼云烟嘛,有时看到即得到。一切顺其自然。有时,不是我们去寻找旧物,而是东西自己在找它的主人,有缘自会相逢。”

  除了人和物的缘分,她更珍视人与人的缘分。

  她坦承自己以前有点“恋物癖”,“每每新得了爱物,必随身相携,入睡前则置于枕边”。即便如此,若因缘巧合,遇上更适合它的主人,她也愿意奉赠。

  有一次,她看到一件银饰上錾刻“云中走马”的字样,立刻想到了自己一位住在广州白云山下属马的朋友,便送与对方。另一回,她在网上看到一个刻着“本家司命定福灶君”的老银錾花锁片,念想起一位镇海的本家老师,便买下持赠。后者在得到这件礼物时非常惊喜,因为自己的身世和上面的文字竟字字相关。“仿佛冥冥中就是他的旧物,千山万水地借我的手又转了回来。”胡建君感叹道。

  《史记·平淮书》中记载:“乃至秦……而珠、鱼、龟、贝、锡、银之属,为器饰、宝藏,不为币。”自此,白银不再作为货币,银饰品开始大量出现。然而,时至今日,老银饰品存世并不多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原材料有限,历代都会利用前代银器熔铸加工成新品。特别是近百年来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,相应的工艺随之失传。加之上世纪50年代,工艺精巧的金银饰品由外贸部门收购,组织出口换取外汇,使得大量精美老银器流失海外。因此,每件现存的精美老银器都值得珍惜,也许它们都拥有自己独特而辗转的身世。

  日常生活的精致,人情世故的流转,都凝聚在这些小小的银器里。“它不仅是一样器物,同样拥有自己的生命,也许比我们更加绵远长久。”她相信,每个收藏者只是它漫漫历史中的一个过客,“这样想,你就会对它肃然起敬。”

  现在,胡建君坦承自己新收老银器越来越少了。一方面好东西越来越少,而且随着收藏者跟风,银器价格也越来越贵了。另外,随着眼界渐开,大多数东西也不入眼了。

  对她而言,收藏不为了增值投资,仅仅为了好玩,并缘此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,同时也可以佩戴扮美。她喜欢手工艺,推崇“古饰新妆”,就是将老的残件再利用,DIY成雅俗共赏的实用首饰。一块老银的精工残件,镶上木头,就变成新的工艺品。本不实用的老银簪子,扳弯了,可以改成别致的圈戒。

  “淘宝上就可买到各种简单工具,打弯的、切割的、磨砂的、抛光的……大概几百块钱就可以配齐常用工具了。”这也是胡建君最愿意和学生、朋友分享的“手工劳动”,“这样改制的饰品,跟现代衣服也相配,又带着自己的情感和印记,是独一无二的。”胡建君现在带研究生的方向就是“手工艺研究”,她说应该向手工艺人致敬:“最优秀的艺术家也是个工人,最卑贱的手工艺人也是个艺术家。”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胡建君 银饰 收藏

上一篇:优雅是不过时的好品位
下一篇:香奈儿是二战时期通敌者?被曝曾和盖世太保有私情

分享到:  
联系我们 

服务热线:4000-418-428

内容合作:010-67121881

投稿邮箱:news@chnart.com

微博: